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陇原刀客

马俊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马俊祥:甘肃武山县人,现定居湖南长沙。国家级武术裁判,香港国际武术文化研究院武学教授,华夏武术文化发展中心主任、华夏武状元争霸赛总策划、东亚武术交流大会总策划。曾主持策划组织了30余次国际、国内大型武术赛事活动。多次担任全国武术散打擂台争霸赛裁判员、总裁判长、竞赛部主任等职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我的70后  

2009-02-21 22:43:54|  分类: 生活文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引用

3960305我的70后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我是毛主席去世的第二年出生的,土地刚刚包产到户,人们的干劲很足。我妹妹比我小3岁,弟弟比我小4岁,没有人带孩子,就大孩子哄小孩子,所以童年的记忆是没有多少撒娇的情节的。那时候虽然日子比以前好过了一点,可是农村还是很穷的,记忆里没有吃过什么零食,也没有穿过什么新衣服。上学的路上有一个小卖部,每次路过我都在他扫出来的垃圾上巴拉吧啦,偶尔会寻到一块糖果或者一分钱。学校里经常有一个很老很脏的老人背着一个又脏又破的褡裢,里面是自己炒的很小的像黄豆样的面疙瘩,给他一分钱他就给你抓一大把。路上遇到破鞋子,塑料布什么的都拾回家,可以换糖豆吃,还有一种像红太阳的圆饼子,薄薄的,特别好吃。罐头和散子是我最梦想的食品,因为只有老人和孕妇才能吃到。乡下的孩子是没有什么新衣服穿的,夏天里有的男孩子六,七岁了还光屁股呢,成年男人也不过就穿一条短裤,光着脊梁。冬天里大都是光身子穿棉衣,以为棉衣里太凉,我们不愿意起床,妈妈就在床边生一堆火,给我们烤棉衣。村子里有个人从城里弄来别人穿过的旧衣服,庄子里几乎每家都买的有,妈妈花1.5元给我买了一件红裙子,长的拖到地,我仍然高兴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8岁上的学,只能数60个数,去买作业本只知道看里面是方格还是横线,弄不清数学和语文,人家问我语文老师是谁,我都不知道哪个是语文老师哪个是数学老师。照现在来看,一定会认为我是个傻子,可是那时候的孩子就是那样子。教我们的语文老师是一个很慈祥的中年妇女,她18岁嫁到我们这里来,一直到退休都教的一年级,周围凡是在这上过学的人都是她教过的学生,人们都很尊敬她。她总是给我们削铅笔,刚入学的孩子还不大习惯叫老师,总是错把她叫成妈妈,叫错之后就低着头羞涩的笑,有的孩子还故意叫错。“妈,我铅笔没有尖了”。这句话时不时的在我耳边响起。乡下的孩子很知道节俭的,我的作业本子都是两面用,铅笔短了用小木棍绑着用。学校也很破的,桌子是泥巴桌,板凳是自己带的,我记得我带的是一个四方的小竹椅,教室是土墙,茅草顶,屋子里坑坑洼洼,光线很暗。老师用粉笔好节省的,教室里都找不到一个粉笔头,弄得我现在看见到处仍的粉笔就心疼。学校四周是水塘,一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正在上课,突然听到“彭”的一声,老师大喊快出去,我们慌忙往外跑,以为房子塌了,原来是别人在打鱼。后来就不在里面上课了,教室搬到了一里地之外的村委办公室,那里有一部电话,往往我们正在上课,电话铃就响了,老师就去接电话,大家就安安静静的,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电话。上学的路上有木头的电线杆,不知道谁说的这是电话线,我们总是趴在电线杆上仔细的听,以为能听到别人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一年的暑假老师要求每个同学在开学的时候带砖头,砖坯也行,忘了多少块了。那时候做砖的模子很好找到的,我们弄不到红砖,就自己做砖坯,我们庄的孩子在一起做砖坯,年纪小的孩子运泥巴,大孩子做。把活好的泥巴放到模子里,成块了慢慢的倒出来放到平地上晾晒,开学的时候用架子车一下子拉到学校里。学校里堆满了各样的砖头,还有大土坯头。老师和同学们一起开始盖房子,小孩子运砖,大孩子和老师一块往上垒。别想着小学的孩子很小,我们的年龄差别很大的,有的小学毕业就结婚了。我的一个同班同学比我大7岁,她为了照顾比她小8岁的弟弟,和弟弟一起入学,我们3个一个班。  盖房子时那热火朝天的气氛现在想想还很感动,屋顶是茅草的,我觉得房子盖的好漂亮,一共盖了两座房,好像是六间。这么多年了, 老是梦见那个很破却很温馨的学校,闭上眼睛学校的一切景象都历历在目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也没有很多作业,放了学就是玩,觉得好开心,但是过了十几年却还记得学过的课文,《丁丁和小飞机》,《我选我》,《小羊羔找妈妈》,《小猫钓鱼》等等,记得好清楚,看见那些文章就觉得很亲切。我家离学校有四,五里路,晴天的时候还好,一下雨泥泞难走,我们就走田埂,有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女孩每次走田埂都跨不过水沟,把鞋子弄的湿湿的,又哭着转回家。秋天的时候水稻收割了,我们穿着凉鞋从硬硬的水田里淌过,脚泡的白白的。那时候的冬天比现在冷多了,风也比现在刮的大,有一次下雨我打着雨伞(那时候的雨伞又大又笨),顶着北风艰难的往前走,听见前面有个同学叫我,我侧着身子看了一下,谁知道大风把手里的雨伞给吹掉了,还没有等我拾起来,它就顺着北风往南跑,我一边哭一边在后面跟着我那倒霉的雨伞又跑回了庄子。通常每年都会下很大的雪,我们的棉鞋都是妈妈用手做的,雪一侵就湿了,我们就用塑料把棉鞋包紧,外面再缠上稻草就没事了。没有手套女孩子自己用布包着棉花做成棉衣袖子的样式,套在手上很暖和。

        乡下的孩子没有几个不会干活的。农忙的时候我们帮老师干活,一大块麦子在我们的嬉笑声中很快就倒下了,有时候同学之间也互相帮助干农活。放学的路上我们的书包里装满了拾来的花生,有时候怀里抱着满满的麦穗,那是在正常不过的情景。没有觉得多么苦,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内心里充满了快乐和充实。印象最深的是我四年级的一个女同学,她应该比我大的多,有一天上午,都上2节课了她才来,光着脚丫子,裤腿挽老高,手里提着一个竹篮子,往篮子里一看,乖乖!满满一篮子小鲫鱼,老师好像没有怎么责怪她,就让她进去了。9岁的时候妈妈老是说看看人家同音(邻居的女孩,比我大2岁)早晨都是自己做饭,你也得学着自己起来做饭。好,我就让同音每天早晨起床来叫我,我自己烧稀饭。等我吃完饭去找同音上学,她妈妈还在烧锅呢,我得意的说自己已经吃过了你们怎么还在做啊,她妈妈说你怎么做的啊,我说烧滚不就熟了吗,她们就笑我,我这才知道我吃的是生米,可是吃的时候也没有觉得不好吃。以后妈妈去赶集(集市离我家有六里路),或者去走亲戚了就让我在家里做饭,妈妈说面条最好做你就做面条吧,好家伙,因为面活的太软,擀面条的时候老是粘,于是就毁了加面再活再擀,就这样毁了擀,擀了毁,弄的面越来越多,费了好多时间才能擀好。十几年后的今天我问妈妈为什么说面条最好做,她说面条擀擀下锅就成了,不用再做菜,我说你不知道小孩子的手没劲活不硬面啊。有一次妈妈去姥姥家了,弟弟在水里弄了几条小鱼,非要我给他做了吃,这可难了我,我从没有做过,不过我见妈妈用面不知道怎么弄的。我就弄碗水,弄一点面,搅一搅,然后把鱼放在里面,锅里放上油,烧热把挂了面水的小鱼放进去炸了一下。鱼是炸了,可是碗里还有好多面水,干脆我把面水也倒进锅里摊馍了。这顿饭你猜怎么着?弟弟在妈妈面前老夸我了,说我做的很好吃,笑死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有一个手指头最上一节是弯曲的,是我10岁的时候割水稻割的,当时是我放学回来,路过我们家的田里,妈妈说你再干一会,我回家做饭。我就弯下腰割,没一会就感觉手指头猛的一疼,血迅速把水稻染红了,我吓的直哭。旁边干活的邻居赶紧撕一块身上的破棉花包在我手上,也不知道手伤的什么样。回家给妈妈说割住手了,她以为没有什么事,也没有在意。过了几天开始发高烧,正是农忙的时候,妈妈让我自己上学的时候顺便到诊所看一下。也不知道是我没有说清楚还是怎么回事,我也忘了,那个医生只给我打了退烧针。这样连打了几天针,高烧没有退,整个手都肿起来了,手指头肿的发亮,里面一跳一跳的疼,我又哭又叫的,妈妈把我大骂一顿,让小姑陪我去诊所,医生把手指上的破棉布打开,说了一句话:这手指头扔给狗狗都不吃。坏血水淌了一大片,我疼的乱叫,他把伤口处理了一下用纱布包住,说过两天来换药。等到再去的时候他说手指头留不住了,烂完了,截了吧,我听了也不知道害怕,妈妈急的不行,说一个女孩子家少一个指头,将来找婆家都难。后来不知道他们怎么研究的,指头终于没有截掉,可是有一节已经永远弯曲,不会动了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年级的时候爸爸给我买了一本新华字典,我如获至宝,天天翻看。这是我少年时期买的唯一一本除课本之外的书籍 。那时候乡里放电影的多,妈妈是没有空去看的,她要照顾弟弟妹妹,我总是跟着别人一起跑几里地之外的村子去看电影,《三个老兵》《绣花女传奇》《画皮》等等,好多好多,现在好多电影看了老是没有印象,可是儿时看的电影像印在脑子里一样。因为看电影总是走夜路,也练就了我的胆子,10岁的时候村里有了第一台14寸的黑白电视,老远的孩子都跑来看。但是夜里老是停电,12点才会来电,白天电视又没有节目,所以看一次电视是很不容易的,有时候很想看了,大人就把拖拉机打着火,发电。印象最深的动画片叫什么名字我忘了,就记得一个女的举着一把剑说:我是希瑞!《黑猫旅社》《昨夜星辰》《星星知我心》《一剪梅》还有后来的《神雕侠侣》都是我很爱看的。初三的时候我家里买了一台长虹牌的14寸的电视机,700块钱,到现在妈妈还在用。还是广播听的最多,最喜欢单田芳的评书,还有每天下午的小喇叭,放学铃一响我厕所就来不及去,飞快的往家里跑,刚打开收音机就听见说:小喇叭开始广播了!我心里就乐开了花,有好多童话到现在我都还记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孩子知道给父母要玩具要零食,而那时候的我们只把希望寄托在未来。有个男孩说他长大了要买一辆嘉陵摩托,  因为看了电视里的广告,我们都笑他异想天开,一个家庭有一辆自行车就不错了,摩托车想都没有想过。五年级我们那个年轻的数学老师总是穿的西装革履,他脚上那黑亮的皮鞋是最吸引我们眼球的地方 ,小孩子在一起玩的时候最爱学数学老师的一句话:小心我尖皮鞋踢你!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听着外面愈渐响亮的鞭炮声,我的心不由得觉得沉重:又是一年过去了!想起小时候无论大人还是孩子对新年都充满了希望,因为在新年里可以有平时吃不到的好东西,偶尔还会有一件新衣服,即便是早2个月买好的,没有重大的事情也不会拿出来穿,就等着大年初一炫耀自己的新衣裳,连每年一次的春节晚会都觉得是必不可少的东西,那样喜悦的心情估计连现在的孩子都不会再有。 物质贫乏的时候,没有电视,没有电脑,不知道外面的世界,也没有电话和外面联系,有的人一辈子也没有出过远门。我们就如井底之蛙,可是井底的蛙是很容易满足的,人们有许多的盼望,生活因为有盼望而变得充实。可是物质丰富的今天我们可以说不愁吃不愁穿,这样的日子20年前是想都没有想过的,但是我们快乐了吗?我们过的充实吗?我们就如《金鱼和渔夫》里那个贪得无厌的老太婆,在没有金鱼的帮助的时候她也许生活的很充实,很平静,可是当她发现她可以追求那么多的财富,她的心开始狂躁不安,开始痛苦,她得到了许多的财富,可她丢掉了平静而充实的心。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,包括我们自己那颗迷茫的心。 信息发达的今天我们可以拥有许许多多的朋友,可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却觉得寂寞,孤独?为什么我们的内心相隔的越来越远? 谁能告诉我,是我们改变了生活还是生活改变了我们?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